::青岛理工大学-土木工程学院::-[CIVIL.QTECH.EDU.CN]-Welcome to School of Civil and Engineering of QINGDAO TECH///////////
其它
心理健康与职业指导
留学项目
在职教育
且听师说
学子心声
教育视点
茶韵书香
您现在的位置: >> 其它>>学子心声 今天是2017/9/25 星期一

凭窗飘落的小时光
::框架查看::

提示:文字区域内双击鼠标自动滚屏

作者:土木学院 赵晓鹏  青岛理工大学报 第359期(总第359期) 2014年12月31日 第四版

火车的鸣笛声近了,站在月台上的自己,似乎有些什么要向村里那些父老乡亲们交代。刚过了一个漫长而略显颓废的暑假,我不禁暗下决心:新的起点,新的征程,我要好好规划自己的学习、生活。
  匆匆忙忙的行人,难分难舍的离人,月台上方的空气充斥着嘈杂的声音。似乎,这里的喧嚣与我无关,我一直任凭思绪胡乱地飘着。
  书包带上密密麻麻的针脚是那么容易戳中泪点,今天也算懂了孟郊诗中“临行密密缝,意恐迟迟归”的真正含义,只是当时还一直嫌母亲缝得过密,却从未体会到她的辛苦;离家前我还一直吟诵毛主席的一首诗“孩儿立志出乡关,学不成名誓不还。”勉励自己不要想家,现在却肆无忌惮地想着那个刚刚离开不过两小时的家。
  12点32分,火车晚了些许时间。我拖着行李箱,戴上耳机,把声音调到最大,故意迈着大大的步子,冷冷地瞥了一下旁边正在高声喧哗的中年男子。现在突然不喜欢和周围的人说话了,等车,候车,上车。翻着手机里的电话簿,跟朋友作别。
火车上的温度很好,阳光很和煦。我把窗帘拉上去。天地是一片苍茫的蓝,空气里像是弥漫着水珠,我微眯着眼睛欣赏着沿途的风景。
  这里没有耷拉着脑袋的小玉米株,没有参差不齐的麦茬,没有裂了口子的土地冒出的嗡嗡热气,也闻不到大棚里焖熟的鸡粪的味道。高耸的欧式建筑,使我仿佛置身异域,耳边却响着跟家乡方言差不多的土话;看不到尽头的大海,水天相接,感觉自己被装到一个绿色的铁皮箱子里,在大海中漫无目的漂流着。
  火车轨道周围,少有人烟。呼啸而过的列车带来一种漂泊的味道,和家的气质是不相称的。
家,我被这个字刺痛。这是个让人依恋的地方,却终究不会让你永远停留。我焦虑了,当命运送我走的时候。我一直回头,回头。直到,再看不见。
  人,有很多时候注定漂泊。我,90后的外出求学者。不知道,未来漂到哪里。大我几岁的姐姐说:“这个,不急,这么早,不用想”,朋友感慨说:“我还能孩子气多久。”是啊,孩子气。对于成长而言,这是一个要不得的词。
  时光逼迫你成长,临窗而立,飘落的,何止是小时光。
  我说,我把思念撒在这有限公里的路途中,不带进我的未来。
  人多的地方,最容易寂寞。
  感情的琐事,想来幼稚。思念撒了,也该把儿女情长搁下了。与其等着别人心中的晴雨,倒不如自己守着寂寞,倒也清高的紧。恋爱只是件无关痛痒的事,有也好,无也罢。不影响生活的本色。校园里零落的情侣,幸福,总是在做给别人看。
总有人,痴痴喊着,不想长大;总有人喊着,我20岁了,老了。其实,人生总有不同的阶段,每个阶段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。一个该有梦的年纪,就该勇敢的闯闯。
  文人喜欢把自己数十篇散文编成一个集子,起一个好听的名字,主要记录一些随笔。我曾为徐志摩的《爱眉小札》如痴如醉,现在想来,他们或许是偷了懒,把一些零碎的文字找一根好看的丝带串起来罢了。如今,我在火车上的所忆所为,便大致如这丝带了。想的很多,真正能写下的却很少。用一根丝带,串起凌乱的思绪。
  想着想着就累了,倚窗小憩一会,忘掉时光。

最后更新时间:2015/3/6 12:43:30
 
  版权所有:2015 CopyRight 青岛理工大学土木工程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
电话:0532-85071276 Email:tumuxueyuan@163.com 地址:青岛市市北区抚顺路11号1号教学楼309甲 邮编:266033